滚动 要闻 宏观 证券 产经 汽车 科技 评论 原创 地产 政经 生活 图片

收购大连友谊搅局新黄浦的背后,武汉金控遭点名批评

2017-07-18 11:53:21      来源:财经网

围绕着新黄浦的股权争夺波谲云诡,前有中科创,后有“上海领资”,今年5月突然半路杀出一个“武信投资控股(深圳)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信深圳”),据悉,这家武信深圳的法定代表人陈志祥,曾经因2016年大连友谊的收购,引起了业内关注。

新黄浦股价巨幅波动

今年1月,资本新秀上海领资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 (以下简称“上海领资”)在两个月时间完成了对新黄浦的三次举牌。就在领资投资完成第三次举牌后次日,新黄浦迎来了一年半来的股价最高点21.12元/股。此后公司股价曾一路向下,后又出现巨幅波动,并在5月24日和5月25日突然遭遇两个跌停。领资实际控制人王丁辉既要对阵老牌玩家,还要防范半路杀出来的“武信深圳”,三方激烈过招,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新黄浦的公告显示,就在新黄浦股价开始下跌的5月底,陈志祥控制的武信深圳正式加入了股权之争。值得注意的是,陈志祥的这家武信深圳,成立于2016年6月8日,企业法人之一为“武汉信用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信投资集团),其法定代表人为熊伟。

2016年收购大连友谊时,陈志祥与熊伟的武信投资集团均出具声明,称双方不存在关联关系,也不存在一致行动安排,可是,这两家名称相似到一不小心就容易混淆眼目的公司,事实是否真如声明所言毫无关系?

武汉金控遭纪委点名

提起武汉金控,可能很多人并不熟悉,但要说到“武信投资集团”,大家也许就恍然大悟了。是的,“武信投资集团”就是武汉金控的利益链条中冲在最前面的棋子,收购大连友谊、搅局新黄浦,它在资本市场的游戏中如鱼得水。

日前,武汉金融控股集团(以下简称武汉金控)因:“资产管理层级多、链条长,涉嫌资金体外循环,存在国有资产流失风险,为民营企业大量借款,涉嫌利益输送”,而被武汉纪律部门重点点名,同时巡察组还披露其收到反映一些领导干部的问题线索,并已按有关规定转市纪委、市委组织部等有关方面处理。

其实,此次武汉纪委巡察发现武汉金控的诸多问题并不突然。

2016年武信投资集团联手陈志祥实现对大连友谊控股、以及今年武信投资控股(深圳)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信深圳”)卷入的新黄浦的股权收购战,追根溯源都会发现武汉金控及其旗下武汉信用风险管理公司、武信投资集团等武信系资本的身影。

以大连友谊为例,大连友谊实控人为陈志祥,但是武汉信用风险管理有限公司为作为民企的大连友谊先后多次进行信用担保并以借款的方式进行利益输送,总金额达19.1亿。这其中的利益输送,在此之前已被多家媒体所关注并质疑。

大连友谊2017年1月24日公告显示,公司董事邱华凯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职务。作为武信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邱华凯的辞职颇为蹊跷,自1月至今,邱华凯已有半年时间未在公开场合露面。坊间亦有不少传闻称,邱华凯并非简单的辞职,而是因涉嫌职务贪污被批捕。联想到近日武汉市委巡查组发布的关于武汉金控的各种反馈,这或许就是武汉金控及其旗下武信投资集团诸多问题暴露的一个前兆。

无独有偶,围绕着新黄浦的股权争夺同样波谲云诡,前有中科创,后有“上海领资”,今年5月突然半路杀出一个武信深圳。据悉,这家武信深圳的法定代表人同样为陈志祥。

资本游戏大幕正开

比起武信深圳,熊伟的武信投资集团来头更为可观。早前《法制日报》曾披露熊伟“作为国有独资企业的法定代表人,在20家企业兼任法定代表人或负责人”。在武汉,熊伟控制的企业包括上述武信投资集团和武汉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金控)等等。本轮巡察所特别提及的武汉金控存在的“干部选拔任用工作不严肃不规范,档案管理混乱,企业领导人员违规兼职问题”,无疑同之前媒体的报道不谋而合。

▲图:武信投资集团2016年度报告公示

早在2015年12月,武汉金控旗下多家子公司拟以近63亿元的作价,欲借道大连友谊登陆A股,但最终于今年5月因多方原因宣告终止。虽借壳不成,熊伟的武信投资集团便与陈志祥联手成立武信深圳,成为了大连友谊大股东。

进一步查阅熊伟控制的武信投资集团企业公示信息发现,该公司在2011年5月由长江金控武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武汉高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共同投资设立,前身为民营股份有限公司。然而该公司2016年度报告(见上图)却显示,武信投资集团的股权出现过多次变更,使得武汉信用风险管理有限公司成为武信投资集团控股股东,即使得武信投资集团变为国有控股公司,如今的武信投资集团25%的股权为武汉信用风险管理有限公司所有。这让记者不禁好奇,武信投资集团另外75%的股权结构中又是怎样的构成?

记者发现,虽然国资是明面上的第一个大股东占比25%,而以张堂孝为代表的民营资本才是武信投资集团最大的利益相关方。经过记者在一家名为启信宝的网站(www.qixin.com)上查询,武信投资集团上层的一家控股公司长江金控武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股东竟为46个自然人股东,其中股东姓名与武汉信用风险和武信投资集团的多位高管相同,占股共计20%;另外一家持股武信投资集团15%的公司武汉高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经过层层查询,一位自然人通过武汉蓝海觉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100%持有武汉高润,这个最大自然人股东就是张堂孝本人(如下图所示,据悉黄红兵为张堂孝妻子)。

▲图:武汉蓝海觉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启信宝网站查询截图

从以上行径似乎可以推断出,武信混改实质上是借助武汉金控旗下国有资本的注入,快速做大资本盘,在这个混改过程中,看似国进民退,但其真正的目的不得而知。结合近年来武信投资集团的一系列资本运作,似乎存在利用国资背景让自然人获取巨额利润的嫌疑。武汉信用投资集团在混改中的种种乱象无不为巡察组所指出的武汉金控诸多利益输送事实提供了最好的依据。

神奇的一致行动人

关注新黄浦股权争夺战的人一定知道,陈志祥的武信深圳不久前与一家名叫“深圳市前海伟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前海伟美)的缔结了一致行动人。公开资料显示,前海伟美成立于2016年4月22日,注册资本1000万。

▲图:深圳市前海伟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启信宝网站查询截图

记者通过公司系统查询还发现,上文出现的张堂孝通过其和关联人黄红兵(张堂孝妻子)、张煜华(张堂孝儿子)通过武汉三友佳信贸易有限公司和武汉四方聚源商业投资有限公司持有前海伟美100%的股权。可见背后的实际控制人正是张堂孝。

看似是两家企业缔结了一致行动人,仔细探究股权的转移似乎可以推断出,整个一致行动人的缔结实质上是陈志祥、熊伟、张堂孝操控的一盘棋。早在武信深圳收购大连友谊之初已有坊间猜测,以陈志祥作为一个民营企业家的背景和资源,无法调用如此大规模的收购资金,

真正的金主是武信投资集团。伴随着多次股权转让,武信深圳最终成为大连友谊的第一大股东,陈志祥做为武信深圳的实际控制人进而成为大连友谊的实控人,而未来,陈志祥以民营企业的身份注入大连友谊的资产必定与武汉国资无关,为大连友谊埋下了后患。国企买单,民营受益,熊伟、陈志祥、张堂孝无疑成为最大的赢家。

而在曲线入股新黄浦的过程中,同样是熊伟、陈志祥等以武信深圳为主体,对新黄浦发起进攻,再由张孝堂以前海伟美从侧翼发起辅助进攻,从而以一致行动人的身份试图实现对新黄浦的控制。

据一位不愿留下姓名的参与者向记者透露,此番谋权新黄浦,武信投资集团调用给武信深圳的资金高达上百亿元人民币。与之相比,上海领资合计增持的金额可谓小巫见大巫。

国企混改,改的是什么?

据2015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的提法,国企混改是为稳妥推动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相较传统国企,真正的混改是利好:表面上,是股权层面国资与非国资混合,股权结构合理化,破解所有者缺位,以及在一定程度上化解国进民退等国资、非国资之间的对立问题;深层次的是健全现代企业制度,进而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各利益相关者权责利重塑。在这个过程中,尤其要避免一些国企领导人利用混改为自己谋私利,并激励他们努力经营。

这让人不得不猜想陈志祥、熊伟、张堂孝三人之间的利益输送手段——以国企混改的名义,假武汉国资系之手操盘。前有大连友谊被“偷”,后有新黄浦被“抢”,下一个中招的将会是哪家上市公司,我们不得而知。

QQ截图20170718114803.jpg

网友评论

今日推荐
精选图文
48小时频道点击排行

Copyright @ 2008-2017  www.cjtx.042.cn   All Rights Reserved  财经天下网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email protected]